您的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资讯 >

《旅游法》立法专家座谈会在京召开

行业资讯 / 2021-09-19 18:24

本文摘要:为更进一步因应全国人大财经委作好《旅游法》的法律工作,国家旅游局于2月15日在京开会《旅游法》法律专家座谈会。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政法大学、清华大学、中央民族大学、中山大学、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上海师范大学等科研院所和大专院校的专家学者,就法律过程中必须重点调研论证的问题展开了专题讨论。国家旅游局副局长杜一力出席会议并对《旅游法》草拟的背景、进展及草案第一稿的主要内容展开了讲解。 参会专家普遍认为,正在制订的《旅游法》是一部国家的综合性法律,而不是一部部门法。

华体会

为更进一步因应全国人大财经委作好《旅游法》的法律工作,国家旅游局于2月15日在京开会《旅游法》法律专家座谈会。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政法大学、清华大学、中央民族大学、中山大学、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上海师范大学等科研院所和大专院校的专家学者,就法律过程中必须重点调研论证的问题展开了专题讨论。国家旅游局副局长杜一力出席会议并对《旅游法》草拟的背景、进展及草案第一稿的主要内容展开了讲解。

参会专家普遍认为,正在制订的《旅游法》是一部国家的综合性法律,而不是一部部门法。因此在法律过程中不应坚决综合性原则,以国家立场和视角谋划旅游发展。除大的原则外,对旅游者权利、旅游经营者权益、旅游规划的体系和内容、行业行政许可、旅游资源等具体内容,参会专家各抒己见。具体旅游者权利的特殊性旅游者的权利问题是《旅游法》作为国家综合性大法的根基,是《旅游法》中的权利主体,堪称以人为本理念的集中体现。

因此,对于旅游者权利问题的注目沦为专家辩论的焦点。参会专家指出,对于旅游者的权利,如请假权、旅游自由权等,不应反映出有旅游者与一般公民权利的差异性。中山大学旅游学院院长、校长助理保继刚指出,旅游者与一般公民的权利差异,要在《旅游法》条文中反映出来,这就必须从世界旅游组织或者国际上对于旅游者的定义来新的思维。

旅游者是离开了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去旅游、休闲度假或者遵守公务的特殊人群。他们处在异地,在一个不熟知的环境内,必须一些什么样的维护?把这一点研究明了,就可以把旅游者的权利叙述得更加清晰。回应,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教授杨富斌也回应赞成。

他说道,《旅游法》中对旅游者权利的阐释一定要具体旅游者的特殊性。此外,不应融合旅游经营者的权利和义务,来界定旅游者的权利和义务。此外还有不少专家针对条文中否应付旅游者权利一一罗列明确提出了有所不同观点。

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教授指出,对旅游者的权利不应一一罗列,因为总会挂一漏万。上海师范大学旅游学院副教授王玉松则回应,《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列出了消费者有9大权利,《旅游法》就没适当将这9大权利再行一一列举,而应当列出旅游者作为一类类似的消费群体所不应具备的类似权利。

对于如何处置这些问题,不少专家也得出了适当建议。马怀德教授建议权益的对应义务主体所分担的义务,就是旅游者的权利。

旅游者的权利,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即旅游者究竟与谁再次发生关系,如旅游经营者、旅游设施的提供者、管理者等所要分担的义务角度加以具体。王玉泊副教授从实用性的角度明确提出了旅游者权利界定的方法。

我指出要逃跑旅游活动的特点、旅游者身份的特殊性,比如旅游者很必须信息的半透明,所以要特别强调知情权;比如旅游活动一般来说在异地,所以要特别强调救济权。每一项权利明确提出时,要有充份的理论必要性和实践中必要性。另外,对于近年来大量经常出现的自助旅游者,《旅游法》的涉及条文也要界定和规范。除旅游者权利问题之外,一些学者还针对旅游者涉及问题明确提出了自己的观点。

保继刚明确提出《旅游法》中的旅游者还不应还包括入境旅游者。他说道,入境旅游者的权利也应当获得适当的维护,入境旅游者在经常出现旅游纠纷或官司时也可以遵循《旅游法》。国家旅游局政策法规司法规处副处长王天星则根据国外法典,明确提出《旅游法》中牵涉到的旅游活动,应当回避一部分如学生春游、工会活动、自助游等,防止与《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劳动法》的重合与冲突。

注目旅游经营者的权益一部法律在规定权益主体的权利与义务的同时,还必需对其比较应方的权利与义务得出具体界定。针对《旅游法》中对旅游者权利的规定,参会专家回应,《旅游法》主体中有旅游者,就必需有互为对方,即旅游经营者;有旅游者的权利义务,也必需要有其互为对方的权利与义务。《旅游法》应当顾及插手旅游活动各涉及利益方的利益关系。

杨富斌说道,《旅游法》不应考虑到对旅行社权利的维护,而不是旅游者明确提出的所有拒绝都符合。如果对这些内容没反映,那么《旅游法》将是不原始、不全面的。美国在旅行社监管和法院的涉及判例中,最少有六七个方面明确规定了旅行社正当理由。

《旅游法》法律宗旨应当是既确保旅游者的合法权益,也确保旅游经营者的合法权益。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渠涛则从行业发展的角度,分析了对旅游经营者权益维护的重要性。他说道,一部法律应当是基于现实,在精确了解现实的同时兼具前瞻性。

如果只考虑到旅游者的利益,不考虑到经营者的利益,认同是不全面的。为确保行业的身体健康和可持续发展,《旅游法》理应旅行社及旅游经营者的正当理由条款。

无法一味惩罚,还不应坚决有责就处罚,无责不罚原则。具体旅游规划的体系与内容旅游规划是确保旅游业科学发展的重要环节,实践中已证明其起到。

渠涛说道,将旅游规划内容划入《旅游法》是十分必要的。因为一些地方在发展旅游业的过程中不存在反复研发、不科学研发,甚至是违规研发等毁坏资源的不道德,应当有一部法律回应加以监管。但是,《旅游法》不应如何确认旅游规划的体系和内容,如何与涉及规划交会等沦为法律工作的难题。

对于体系和内容如何奠定的问题,魏小安指出,与旅游规划比起,增进行业发展应当是更加显然的问题。《旅游法》对旅游行业来说应当是一部实施细则,反映增进旅游产业发展。

如果增强增进的内容,《旅游法》对产业发展的意义也不会更加强劲。旅游规划与城市规划、自然保护区规划等如何交会是旅游规划中常常遇到的现实问题。

回应,保继刚深有体会。他说道,旅游规划既要处置市场需求的规划,又要处置供给的规划;既是一个产业的规划,又是政府获取基础设施的规划;既有物质方面的规划,又有一部分非物质内容的规划,如旅游形象等。于是以因为其复杂性,所以我们不免与别的部门产生分歧。

如果在城市里面,就不会跟城市规划有冲突的地方;如果在风景区内,就有可能与风景名胜区、自然保护区、世界遗产等规划有重合。国家旅游局规划财务司副司长张吉林指出,《旅游法》中牵涉到旅游规划的内容应当分成三个部分:发展规划、功能区规划和功能规划。

目前,发展规划和功能区规划早已获得广泛接纳,没过于大争议。对于旅游功能规划,他说道,我们应向旅游者活动规律的角度,明确提出适当的原则和要素,设置一个旅游功能规划。

这个旅游功能规划不仅局限于旅游区内,只要是展开旅游活动的地方都不应合乎这个规划,就像做环评一样,要管到明确的项目。有了这样一个旅游功能规划,旅游规划实施一起就有了基点,管理一起也有手段。现实中一些自然保护区因为旅游研发受到破坏,人们往往不会归咎于到旅游部门,但是旅游部门没适当的职能和手段,管不了这个问题,不能展开说服或者引领。

有了这样一个旅游功能规划后,如果再有类似于情况再次发生,旅游部门就可以按照旅游功能规划展开检查和管理。张吉林说道。旅游资源不应还包括社会资源旅游资源是旅游业发展的基础和前提。

传统的观点指出, 旅游资源还包括自然资源和人文资源 两方面,《旅游法》如何界定旅游资源,专家指出不应考虑到行业发展的实际,与时俱进。魏小安说道,大自然、人文资源基本上涵盖了旅游资源的种类,但还有一类资源可可供旅游利用,这就是社会资源。

比如工农业旅游点等都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自然资源或人文资源。王玉泊也指出旅游资源方面应当还包括社会资源。她说道,近年来,旅游与工业、农业、文化、科技、体育等产业统合和融合的趋势日益显著,从增进旅游业发展的角度来讲,不应将这些社会资源划入旅游资源。

对于旅游资源问题,保继刚也讲了自己的观点:旅游资源涵括的面太甚广,有些事物质的,有些是非物质的,有时候甚至是一种氛围,如民族节日等。此外,有所不同时代对资源的界定也是不一样的,以前无法称作资源的东西,现在也有可能沦为资源了。因此,《旅游法》中一定要对旅游资源展开具体的界定,借以日后的实行。

成立行业经营资质许可《旅游法》中关于行业经营资质许可如何与现行的《行政许可法》中的涉及内容相衔接是参会专家辩论的重点之一。马怀德从旅游市场管理、旅游者权益维护角度分析了经营资质许可的可行性。

他说道,《行政许可法》规定对于必须类似资质、类似能力、类似条件的活动,法律可以原作许可。导游、旅游经营者、旅游设施的开发者等显然必须类似的资质、能力和条件,将其划入许可审核的范围几乎可以。

以前没成立资质拒绝的要按照法律实施后的拒绝来做到。王玉泊指出,资格许可问题要具体是指工商经营许可还是行业行政许可,对于目前成立行业行政许可的旅行社、饭店、交通等行业来说,没问题,但对目前没成立行业行政许可的餐饮和购物等行业来说,在《旅游法》中新的成立,或许不适合,与《行政许可法》的拒绝也不完全一致。渠涛也指出,《旅游法》在牵涉到行业许可时,不应区分对待,旅行社、大型购物场等几乎可以实施行政许可,但是旅游市场普遍存在的小摊点则无法操作者。此外他还提及了行政许可后的先前监督问题。

他说道,目前我们重点注目的应当是先前管理问题。回应,《旅游法》中还应当有管理制度后的监管规定。规范市场解决问题现实问题法律是用来解决问题现实问题的,《旅游法》也不值得注意。

不少专家在辩论时明确提出《旅游法》应当针对旅游市场上的顽疾展开约束和适当规定,为解决问题现实问题获取依据。对于这一点,马怀德尤为坚决。

他说道,对于现实中不存在的问题,如旅游者的权益维护,是《旅游法》必须重点考虑到和解决问题的。只有旅游者的权益获得有效地维护,这部法律才能立得一起。

如果只是非常简单的重申性的、提倡性的,写出将近法院裁决中、写出将近行政裁决书中,《旅游法》制订和实施的意义就受限。忽略,如果能有效地解决问题旅游者权益维护的问题,哪怕是解决问题了个别的、局部的问题,也是很有意义的。他建议,可以吸取现有《旅行社条例》、《导游员管理条例》等法规实行的经验,并加以提高、凝练和烧结,构成《旅游法》的条文。

王玉松则针对市场上普遍存在旅游强制购物问题明确提出疑惑:为什么一定要把购物划入旅游行程中?可不可以考虑到索性将购物从旅游行程中中止?否有适当犹的形式加以特别强调?她指出,《旅游法》的制订一定要遥相呼应解决问题旅游市场的现实问题,甚至是付出代价旅游市场上正在再次发生的变革。她说道,对于那些即将经常出现变革的领域,《旅游法》在条款原作上要前瞻性有思维。

随着网络的发展,旅游电子合约更加多。虚拟环境的旅游经营者与现实环境的旅游经营者在旅游合约的签定、双方权利和义务的遵守上有所不同。正因如此,《旅游法》中应当对电子旅游合约作出规定。

王玉泊说道。魏小安则重点注目了旅游一线服务中长期不存在的小费问题。他说道,小费问题辩论很多年了,目前没什么定论,《旅游法》中如何规定必须定夺。

他特别强调,小费牵涉到到旅游一线服务人员的薪资结构问题,从国际上来说,小费可以占到到一线服务人员收益的一半甚至更加多。如果几乎所持驳斥态度,不合乎行业特定的薪资结构,也不会减少企业的运营成本。


本文关键词:华体会官网,《,旅游法,》,立法,专家,座谈会,在京,召开,为

本文来源:华体会-www.mcxtz.com